世界树的脉搏 (1)

一条老狗:

  rpg游戏设定,骑士安x法师雷
  ooc
  受/精/卵文笔


  他仿佛从一场梦中醒了过来。
  周遭没有任何的声音,只有一片黑暗。他好像被这黑暗困住了一样,丝毫动弹不得,也感受不到任何东西,就连动一下手指都做不到。
  不知过了多久,他脑中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冒险者,你醒了?”是问句,但却是肯定的语气,“请告诉我你的名字。”
  我的......名字?他努力的在一片混沌中寻找着自己的记忆。
  我叫…...安迷修。
  “好的。那么,请选择你的职业。”
  职业?嗯,就骑士吧。
  他就像说出自己的姓名一样,毫不犹豫的说出了自己的选择。
  “那么,欢迎你来到这个世界,冒险者——安迷修。”


  安迷修眼前闪过一道亮光,习惯了黑暗的他下意识的眯起眼睛。
  大概几秒钟后,安迷修凭空出现在了一个村庄的道路上,旁边是一些木制的小屋和各自赶路的人们。他茫然的环顾四周,确定自己对这个地方亳无印象。
  这是哪?他这样想着。
  与在一片黑暗里时不同,他现在能够像一个真正的人一样,感受到自己身体的每一个地方。这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就像他突然从死亡中活了过来一样。
  “这里是新手村。”安迷修脑中突然响起的声音打断了他对自己的感知的探索。
  “你是谁?”
  “我是这个世界的系统之一,我将引导你完成属于你的冒险。”
  “我的冒险?”
  “是的,这个世界会因为你做出的一些选择而发生改变,而我的目的就是引导你去触发这些关键的选择。”声音顿了顿,“顺便一提,你可以在脑内直接和我对话,不用说出来的。”
  那,那我接下来应该做什么?
  在安迷修这样问完后,他脑中突然响起了提示音,与提示音一同出现的是新手村悠扬的背景音乐和一张飘浮在空中的闪着细微的白光的纸条。
  安迷修接过那张纸条。
  主线——新手任务(一)
  任务描述:村长爷爷似乎有什么话要对你说,快去村长的屋子里找他吧!
  任务目标:与村长对话(0/1)
  任务奖励:新手装备x1


  于是,我们年轻的冒险者——安迷修,在新手村里迷茫的寻找着村长的家。
  所以说,没有寻路功能的RPG游戏就是耍流氓!


  安迷修在新手村里兜了一个圈子才找到了村长家。
  “安迷修你终于来了,咳咳咳,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当年你还只是一个小屁孩呢,现在已经长得这么大了……”老人似乎回忆起了过去,出于礼貌安迷修并没有打扰他。
  “咳咳咳。”村长咳嗽了两声,拉回了话题,“安迷修,你今年也已经有18岁了,是时候踏上冒险的旅途了。但是,在你出发之前要经过我的考验,就用这两把剑去村外的森林里杀几只史莱姆吧。”
  任务完成,获得新手装备——骑士的双剑x1
  主线——新手任务(二)
  任务描述:为了完成村长的考验,去村外的森林里杀史莱姆吧。
  任务目标:杀死小型史莱姆(0/3)
  任务奖励:100G     世界地图x1


  安迷修提前他的双剑,迷茫的站在村长家的门外看着街上的npc各自赶路,这时他才真正的明白自己是在怎样的一个世界里。
  这么说,我是一个rpg里的npc?
  “不,你不是npc,你是一个拥有自我意识的冒险者。与那些npc是不一样的。”系统友善的解释到。
  当然,这个解释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安迷修依旧是一头雾水。
  嗯,总之先一步一步来吧,总是会找到真相的。


  安迷修沿着新手村的小路向前走着。
  随着地图与bgm的变换,安迷修来到了“初始之森”。
  他提着双剑默默地看着眼前一坨小小的软趴趴的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史莱姆。
  这个小东西真的有什么危害吗?安迷修拿剑轻轻的戳了戳眼前的史莱姆。
  “你砍它一下试试。”系统说到。
  闻言,安迷修举起剑,干净利落的砍了下去。
  锋利的刀刃轻而易举把史莱姆砍成了两半,然后安迷修就被它,确切的来说是它们一起,撞得跌倒在地。
  安迷修的血条刷的掉了一大截。
  所幸那个史莱姆已经小得不能再次分裂,不然冒险者安迷修的冒险之路就要在此终结了。
  安迷修两剑下去,结束了那只史莱姆的生命,还从它的遗体里捡到了史莱姆的粘液和1G。
  所以说为什么史莱姆的遗体里会有钱啊?
  “可能……这是它的收藏吧。”
  追究这种问题的答案是没有意义的,安迷修提起剑砍向了第二个史莱姆。


  说起来,如果我在这个世界里死亡会发生什么?
  “会复活在你死前最后的一个存档点,也就是说你是不会死的。当然,复活后的时间不会回溯,简单的来说,你不会复活到你存档时的时间。尽管你不会真正的死亡,但刚才你也应该感受到了,在这个世界里痛觉是真实存在的,所以我建议你不要作死。”


  就在安迷修成功的杀死了三只史莱姆,还升了一级,准备回新手村交任务时,一个人影从路的另一边走了出来。
  那人长着深蓝色的头发和一双奇特的紫色眼睛,头上的发带随着风的吹动轻轻的飘动着。
  从他手里拿着的法杖来看,他应该是个法师。
  除我之外,这个世界还有其它的冒险者吗?
  “有的,但很少,大多数人都是普通的npc。”
  那他?
  “应该和你一样也是冒险者。”
  安迷修躲在一旁的草丛里观察着那个人。
  只见他轻轻的挥动了手里的法杖,史莱姆的身上就闪起了电光,还没来得及分裂,就被电了个四分五裂。
  接下来,安迷修见证了他用同样简单粗暴的方式夺走了数只史莱姆的生命。


  然而,就在他又一次挥动法杖时,却没能成功召唤出雷电,史莱姆愤怒的分裂成了两个,在原地发出古怪的叫声,准备向他撞去。
  见那人有危险,安迷修立刻从草丛里窜了出来,猛的向史莱姆扔出了一把剑,那剑刺穿了其中一只史莱姆,但另一只还是向那人撞了过去。
  就在这危机关头,那人抡起法杖轻而易举的就锤爆了那只史莱姆。
  他弯下腰,捡起安迷修扔出去的剑反手扔了回去。
  剑从安迷修的脸旁飞过,插/进了他身后的土地里。
  那人看向安迷修,缓缓开口。
  “你,是谁?”


  tbc.

之前那一篇的续集!!

@一条老狗
  我和那个我暗恋的女孩成为了好朋友,这也算是一种进步吧。
  说起来,她真的好可爱啊,无论是唱歌时认真的神情,还是在奶茶店里咬着吸管想事情的样子都是那么的可爱,能跟她成为朋友真是太好了。
  我和他成为了朋友,嗯,说实话,虽然他天天缠着我这一点让我有点烦恼,但我并不讨厌哦。
  对了,听说他加入了棒球社,棒球社的训练会不会很辛苦呢?有机会的话,去看看他的训练吧。

  哇,她,她今天来棒球社看我训练了,我明明没有告诉她我加入了棒球社啊,看来她并不讨厌我嘛,但我还是要继续努力!
  以及,收到了她亲手送的水!
  今天去看了他的训练,除了我之外旁边还有两个小女生在看,应该是小学妹吧。真看不出来,他人气还不错嘛。嗯,不过,他认真挥棒的样子,还是挺帅的。以后有机会的话再去看看他训练吧。

  日子就这样有条不紊的一天又一天的过去了。少年和少女之间的情感也因为彼此长期的相处而逐渐加深。
  我决定向我喜欢的女孩告白,她那随风飘舞的蓝色长发和那阳光可爱的笑容无一不令我心动,每当看到她,我心中满腔的血液都会化做无穷的爱意涌现出来,然后被我慌忙的藏回去。
  我想,我可能快要藏不住,也不想再藏下去了。
  我告诉她我有话要对她说,并说我放学后我会在那棵大槐树下等她。
  不管我的告白是否会成功,至少,我深深的爱过她了。

  在放学后的校园里,一棵大槐树下,一位少年小心翼翼的试探一般的对一位少女开口说到:
  “曾经,我是一个除了棒球之外什么都没有的笨蛋。”他顿了顿“但是现在,我还拥有了一颗对你充满爱意的心。”
  少年认真的看着眼前的少女。
  “舞园,我喜欢你。”
  少女也回以真挚的微笑。
  “嗯,我也是。”

秋季

!!!

一条老狗:

  俩人同居设定
  短打,撒糖向
  内有绝赞ooc以及受/精/卵文笔


  秋季,一个变化多端令人难以预料的神奇季节。一个穿着短袖的人和穿的羽绒服的人会在大街上相遇并互相在心里暗骂对方神经病的季节。
  在这样的一个季节里,我们那终日放纵自己的社会你雷大爷终于在一次泡吧宿醉后,成功的感冒了。
  事后,雷大爷还把锅甩给了因加班而不能陪他去泡吧的同居兼交往对象——安迷修。
  安迷修: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雷狮懒散的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打电话到公司里请好假后,把被子从卧室里抱到客厅的沙发上,打开电视,想了想,再绕进厨房从冰箱里拿出了一罐啤酒。
  准备好一切后,雷狮就把自己整个人都埋进了松软的沙发和温暖的被窝里,不想再多动一下。


  安迷修回到家后,看到的就是播放着无聊的综艺节目的电视、随手丢在地上的空啤酒罐、桌上吃了一半的外卖以及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的雷狮。
  安迷修认命的叹了口气,站在原地心里默念了三遍:人是我追的,也是我宠的。
  念完后,安迷修上前帮雷狮把被子盖好,收拾起了雷大爷搞出来的烂摊子。
  “安迷修......”
  “你醒了?再睡会吧。”正在收拾桌上的外卖盒的安迷修并没有回头,“你前俩天不是说想吃大闸蟹吗,我今天去买了,待会起来吃。”
  然而,他并没有得到回答。
  “雷狮?”安迷修回过头才发现雷狮还没有醒,他刚才听到的,只是雷狮梦中的呓语而已。


  安迷修把地上的啤酒罐和外卖盒一起塞进垃圾袋里,随手打上一个结,再拎起它和门外另两袋,下楼扔垃圾去了。


  安迷修去楼下扔垃圾,一路还顺便帮楼下李大爷提了菜,听隔壁的热情的王大妈激情的介绍了自家闺女。最后,在大妈越扯越远的话题中逃回了家。
  雷狮依旧没有醒,还是在沙发上呼呼大睡。安迷修也没有叫醒他,只是小心翼翼的端来一把椅子,默默地端详着雷狮的睡颜。
  雷狮在睡觉时总是很安静的,平常身上的戾气在这时一扫而空,反倒是显得平和温顺。


  太阳慢慢的落山,房间渐渐的变暗。
  安迷修就这样静静的注视着他的爱人,突然有了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安迷修俯下身去,轻轻的在他的爱人的唇上落下了一吻。

勾了一下午的线,什么叫草稿一时爽,勾线火葬场(上色呢?!)明天在细化衣服什么的



上一页
下一页